当前位置:心理频道 > 爱孩子 > 学习问题

学生心理脆弱 导师颇感棘手

  • 时间:2011-10-28

复旦大学核科学与技术系的孔青,现担任复旦书院导师。今年,他一共带着8个学生。虽然孔青所教授的物理课,被评为复旦大学精品课程,但是这位年轻的副教授说起担任导师的最大感触,竟是“做导师真难”。他觉得,如果学生的心理不那么脆弱,如果学生能够在进入大学前就学会自我管理,那么他们的大学之路会轻松很多,“我当导师的主要任务,就是教会他们自我管理,不错过学业上任何一个进步的机会。”

曾一学期没等到一个学生

孔青早在2009年就担任了复旦书院的辅导员,那时候,一个班90个学生,一个辅导员两位导师,导师必须是副教授以上。按照规定,每位导师每周都必须半天时间待在办公室里,但孔青整整等了一个学期,都没等到一个学生。“按照导师的配置,那时候我管45个学生。这些学生来自不同院系,我不知道他们有些什么需求;而学生大多数对导师心存敬畏,一般也不会来找我。”现在进入导师试点,孔青一个人管8个学生,对每个学生的情况就能了如指掌了。

即便如此,和学生交流也不是那么顺畅,因为“现在的学生心理太脆弱”。就在上学期,孔青上大学物理课时,发现一名学生总是不在状态——虽然也拿着笔记本坐在位置上,但注意力明显不在课堂上。有一天,孔青按照每年上课的惯例,给学生讲大学期间的学习方法和学生该如何思考自己的未来,这名学生就给孔青发来一封邮件,说自己的大学物理实在学不好,总是很担心,也很压抑,问孔青到底该怎么办。

孔青立即约了时间找学生谈心,问他每天花多少时间在大学物理这门课上。得到的答案是每周两小时,其他时间都处于懒散状态,随便看看书。学生告诉孔青,“做不到每天花两小时在学业上”。孔青想:“该下点猛药了。”于是他对学生说:“想想你到大学来,父母和朋友该有多么欣喜。现在你在学习上感到压力,说明你还是希望学好的,那就多花费点精力,否则,你的父母会怎么看你,你身边的人会怎么看你……”学生频频点头。

孔青认为,既然已经下了猛药,学生回去总该发奋图强了。没想到,从此以后再也没看到这名学生来上他的课。再找到这名学生,发现他已经选择了放弃。孔青后来在导师交流会上说起这件事,发现导师们的感受都一样:和现在的学生交流,根本不能下猛药。他们虽然有压力,却并没有把压力转化成动力的能力。

和网游做斗争也得小心

和文科学生不太一样的是,理科的学生更容易沉迷于网游。“当本科生导师最头疼的是,要和网游上瘾的学生‘斗争’。要命的是,和网游争取学生,得时时小心,不能弄得学生反感。”这一点,大概是孔青不曾想到的。

上学期,孔青发现有个学生有沉迷于游戏的“嫌疑”。看看身边有些辅导员为了监督学生不沉迷网游,焦虑得每天晚上11点给学生打电话,确认在宿舍干嘛,孔青想:“我得智取,不能让学生产生抵触情绪。”为此,他只能也上网,和学生聊天。有一天晚上聊得兴起,他和这名学生从9点一直聊到12点多。最后这名学生说:“你关心我,还不如关心和我同宿舍的小徐,他每天网游玩到半夜两三点。”

孔青急了,但为了“智取”,又不能刻意地去找小徐。孔青只能跑到学生宿舍,装作偶然撞见小徐在玩网游,这才找他谈心。“其实,谈完我也不敢多问,怕他有逆反心理。后来得知,他每天玩网游的时间从6个小时,降低到1个小时,上学期期末考试又不及格了,连原先以为肯定没问题的计算机语言考试也挂了,估计这次他会吸取教训。”

这学期,小徐一开学就来找孔青:“我要补考高等数学,因为我想重修。”如果上学期孔青没有找小徐谈话,小徐会成为核科学和技术专业有史以来挂科最多的学生。这学期开学第一件事,孔青就是找小徐商量,在他上学期几门基础课挂掉的情况下,如何选一些和基础课之间没有梯度的专业课程,才不至于影响到他今年的学分,“这一点,过去学生几乎没办法找到合适的人咨询。也只有在这个时候,我作为导师特别有存在感。”

无需注册-

百万名医生在线为您免费解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