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心理频道 > 爱生活 > 家庭关系

妈妈的心声:和你一起,我不怕老去

  • 时间:2017-04-20

孩子的世界是单纯的,是充满阳光与欢笑的。纯真的年代每个人都曾经拥有过,我们大人之所以喜欢小孩,是因为我们在怀念曾经的那段纯真无忧的岁月。一个还没结婚或者已经结婚但还没有生育的女人,跟一个已经结过婚生过小孩的母亲,是全然不同的两种心态,也会有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观。

从前,我喜欢小孩。我觉得,一句香软甜糯的童言,即可逗笑全世界的花儿;一个稚拙诚恳的飞吻,足以抵得过春风十里,直教山明水秀,时光潋滟。

做了母亲之后,我终于知道:可爱小天使会当街打滚,无理哭闹;会一整日不吃东西,或无节制吃到胃痛;会努力将小手指塞进电源插座,试图替自己充电。

我化身抢险队员,东扑西救,疲于奔命。我不懂:钻石也不过五十八个切面,幼儿为何会有一千种莫名其妙的行为?

我不禁羡慕起妈妈,在她口中,幼时的我,给她最多的是快乐、慰藉与勇气,而不是疲惫、无奈与困惑。

小东西好不容易睡着,我呼叫火警一般,拨通母亲的电话,历数女儿的种种顽劣,并哽咽发问:“同样做母亲,为何您遇见的是玫瑰,我遇见的是刺?”

沉吟片刻,老人家温柔回应:“你四岁时玩火,差点烧掉整个家;五岁时藏在屋顶睡觉,让家人哭着寻找一夜;到了七八岁,拒绝听大人的任何意见……”握着话筒,我的汗涔涔而下,脸颊发烧,讷讷无言。

母亲说:“刺,也是玫瑰的一部分。”

当年,如果妈妈只见到刺,那满园玫瑰也只不过是一片荆棘丛。原来,有慧眼,才觅得到玫瑰的明艳;有慧心,才嗅得出玫瑰的芬芳。

红玫瑰的花刺会跳舞

我开始学着母亲的样子,心平气和地看待那些“刺”。

下过雨的路,女儿跑跑跳跳,专踩水洼,并不时踏上窄窄道牙,抱一抱挂满宿雨的树。转瞬,湿了白鞋,污了红裙,散了小辫。见我并不呵斥,小朋友颇感惊诧:“可是要等回家再算账?可是要罚站不让看动画片?”我连连摇头,她抱住我尖叫大笑。雨后的空气,清甜如糖,女儿如嫣红玫瑰,那么好看。

吃快餐时,她尽其所能,将可乐、冰激凌、薯条、汉堡搅成一团,并且吃得津津有味。正自惊骇,她忽然将小勺送至我唇边。面对那团成分复杂颜色可怖的食物,我极力谢绝,她执意相劝。就在我忍无可忍之时,手机铃声骤然响起。我跳到窗边,与那个陌生推销员聊了很久,直到瞥见女儿的杯子见底,我才窃笑归座。

至此,我以为自己闯关成功,顺利晋级,谁知接下来发生的事,令我彻底失控。

我要去参加一场演讲比赛,因为事关企业形象,部门特地请来高手,将我的稿子改得花团锦簇。一众热心人又出谋划策,准备了配乐配舞,五彩缤纷,煞是好看。排练时,掌声雷动,人人喝彩。我兴奋不已,特地将录像拿回家来显摆。看完后,女儿没有欢呼,却惊讶地问:“妈妈是在演小品吗?可你没有赵本山演得好哦!”

这句话尖锐如刺,令我又痛又恼:“我不好,别叫我妈妈了!以后你把赵本山叫妈妈吧!”女儿的眼睛顿时湿了,默默回到卧室。可那句刺耳的话却挥之不去,不停地在我耳边重播。

正式比赛那天,场上热闹非凡,几乎所有参赛者都成了女儿口中的“小品演员”。

我彻底清醒,执意谢绝了配乐和配舞,并使用了自己的原始稿件。很意外地,我荣获第一。

女儿认真地看着录像,我忐忑地看着她。终于,她热烈鼓掌:“妈妈讲得真棒!真棒!”她开始绕着我跳舞,一圈又一圈。我也站起来,笨拙地跟她一起跳,一圈又一圈。

红玫瑰的花刺会跳舞。纤小的花刺,通体透明,不懂得婉转柔软,不懂得投你所好,却能穿透所有浮华和喧嚣,让你看到最简单真实的好。

蓝玫瑰的眼泪会弹琴

光阴渐行,花繁叶密,我的孩子也慢慢长大。可我越来越不懂,为什么那么爱笑的红玫瑰,会变成爱流泪的蓝玫瑰。

看动画片会哭,读童话书会哭,下雨时也会哭。起初,我轻松地哄:“老师讲了要节水,你怎么能这么浪费呢?”再哭,我无奈地问:“你的眼睛那么爱下雨,能看清书上的字吗?要不要安一副雨刷呢?”最后,我终于咆哮了:“你这好哭鬼!不许再哭了,也不许再看这本童话书了!”

我怒冲冲地夺走那本书,身后传来隐忍的抽泣声。我的心疼了一下,可终究还是没回头。自此,她再也没有流过泪,我也由忐忑变得安然。

放寒假了,我们一家去参加草原上举办的冰雪节。女儿一直很乖,拍照时,要她笑便笑。只是游玩时,她始终与我们保持距离,一个人看冰雕,一个人捡松果,一个人跟小野鹿讲话。傍晚回家,一上车,她便要求独自坐后排。一家人之间,忽然就有了种疏离的气氛。

从后视镜里,我看到女儿长久凝视窗外,动也不动。我唤了好几声,这小孩才茫然回头,我看到的是一张满是泪水的脸。原来,她在背着我们偷偷流泪。

我又惊又恼,喝道:“爸爸宠你,妈妈爱你,煮你爱吃的饭菜,买你喜欢的玩具,无论工作多累,都要抽空带你玩,你到底有什么好哭的?”

老公示意我收声,他停下车,坐到后排,温和地问女儿:“你为什么哭呢?”女儿指着窗外,梦呓般低语:“你看,外面多好看呀!”

顺着那小小手指望去:大漠深处,夕阳如红葡萄酒,积雪呈微微的粉色。有雄鹰平舒双翅,优雅低飞,每片羽毛都被逆光映成金红。此时,这大漠枭雄若痴若醉,仿佛下一秒就会溶化在烟霞里。没来由地,我的眼睛也开始湿润。

原来,有些眼泪是阳光下的樱花雨,是充满暖意的感激,而不是心有怨尤。

我讪讪地挤到后座,向孩子道歉。小朋友欢天喜地地接受了,并与我勾勾手指,要友好一万年。车子继续向前,我们头靠头坐在一起,女儿告诉我:看动画片时,她为那匹小马掉落悬崖而哭;下雨时,她为那只绿翅膀的小虫子无处躲藏而哭;看童话书时,她为小人鱼化为泡沫而哭……

时光在这里倾斜,开出海水般的蓝玫瑰,而那些温暖泪滴,如花落琴弦,簌然有声。童年的我们,也曾这样敏感,可一旦长大成人,立刻忘了当年的纯情痴意,只以大人之心测“小人”之腹,将眼泪视为柔弱的个性签名,并无端加以制止。

童心,本来就是纯白而柔软的。请允许孩子哭,允许孩子笑,允许他们以最自然的方式长大。

和你一起,我不怕老去

废除“禁哭令”后,女儿却变得爱笑了。家很小,她时不时发出的笑声,宛如初夏的玫瑰,香气弥散到角角落落,经久不散。

女儿未出世时,我曾美滋滋幻想,要将她打扮成最炫的小公主。可如今,我却成了她的大洋娃娃。她有无数奇思妙想,只要有机会,就会随心所欲地将妈妈打扮起来。

周末的早晨,我们正在嬉闹,快递员忽然敲门。出现在他面前的我非常时尚:身披床单,手持亮闪闪的魔杖,头发上乱七八糟地扎着一堆蝴蝶结。快递员却很淡定地挥挥手:“叫你妈妈出来签字!”我正哭笑不得,女儿从门后闪了出来。她扎着围裙,身穿我的白衬衣,颇为严肃地一点头:“您好,我就是妈妈!”

这个极为绅士的快递员愣了几秒,然后递过单子,强忍住笑,用变了调的声音嘱咐道:“请不要草签哦!”女儿工整地签上我的名字,郑重地双手奉上:“谢谢,您辛苦了!”

快递员背起包,踉踉跄跄地出了门,紧接着,楼道里爆发出一阵狂笑。我站在窗前,看他大笑着骑上电动车,驶向远方。外面雪很大,风很寒,这样纵情地笑,会让这个年轻人暖和一些吧!

这时,小朋友向我招手,要与我分吃一袋橘子味的跳跳糖。我拒绝:“不!我想吃彩虹糖!”她狡黠地晃晃小辫:“哈!那袋彩虹糖,被我偷偷放在快递大哥哥的包里啦!下雪天吃糖不冷,是你说的哦!”我笑着,伸手去揪她的小辫,却被小东西轻巧地逃脱了。

有时候我就在想啊,假若我我有一个小小的屋子,身旁有一个小小的孩子。那么即使家庭婚姻关系不幸福,即使生活拮据,哪怕曾经的理想破灭,哪怕没有春风,但有孩子在我的身旁,一切就都够了,有孩子在,和ta一起,我不怕老去。

无需注册-

百万名医生在线为您免费解答